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國際新聞社(記者:黃美)近期一篇由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對港獨的聲明書不僅在朋友圈霸屏,更是在兩岸三地民眾中引起巨大反響。國際新聞社就此采訪了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轟動兩岸三地的《促香港穩定和諧 保境安民聲明書

訪談時間:2019年7月28日
訪談方式:電話訪談
訪談人:黃美
被訪談人:陳柏光
被訪談人簡介:陳柏光——1964年出生於臺灣省嘉義縣、全民幸福政黨大聯盟總主席、世界陳氏宗親總會榮譽總會長、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 總會長、中華民族致公黨(原中國臺灣致公黨)主席、世界退伍軍人聯合會亞太地區常務理事會榮譽主席、中華民國退伍軍人協會榮譽主席、中國記錄雜誌全球理事會榮譽主席、中華民族愛國社團洪門、青幫的代表性人物等。
訪談內容如下 :

國際新聞社: 陳柏光總會長,您好!最近一篇由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對港獨的《促香港穩定和諧 保境安民聲明書》轟動了兩岸三地,您為何在這個時期就香港問題發聲?

陳柏光總會長: 文中已經寫的很清楚,香港的亂局愈演愈烈,並且還出現了針鋒相對的暴力衝突,暴力衝突的雙方都應保持克制和反思,我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洪門的徽章沒?圓規和矩尺的交錯代表著規矩,也代表著原則和底線,我們認為有傳承、有規則的洪門組織更應首先作出表率,我們發文的立場首先是代表世界各地洪門組織的立場,在此之前,也廣泛的徵求了意見,這篇文章裏的立場,就像香港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士理解的臨時法案一樣,只針對特別時期、特殊情況,告知旗下組織應該遵循的原則和底線。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接掌「中國洪門華臺山」山主

國際新聞社:臺灣蔡英文政府對香港此次紛爭一事立場明確,他們認同反修例人士的訴求,譴責香港政府、警方及大陸中央政府,您對此有何看法?

陳柏光總會長:她可以有她的立場,我以及我身後的我們有我們的立場,這不正是民主政治的一貫立場嗎?如果談到使用暴力,洪門說是專家,怕是沒人敢反對吧,但人類社會進步了、發展了,金庸前輩也去世了,也沒法繼續為暴力美學背書了(開個玩笑),我們會用正確、正常的途徑和手段,表現和表達我們的訴求和觀點,我們絕不會使用撕裂族群的極端手段!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與五洲洪門致公總堂盟長趙炳賢合影

國際新聞社:據悉,有部份衝擊香港立法會的人員獲得部份政黨和組織的協助分別逃往臺灣和美國,而蔡英文政府亦表態依現有機制進行“人道處理”,您對此的看法是什麼?

陳柏光總會長:我注意到你的問題中使用了一個逃字,這個字在中文裏有被動的含義,我認為任何人在被法庭定罪之前都是自由的,他去哪里和什麼人接觸,悉聽尊便,用這個逃字組出的詞都不是好聽的詞,逃難、逃命、逃亡,除了逃脫和逃之夭夭還稍微中性一點外,其他的都只能說明做了虧心事,我不知道是他自己覺得自己是在「逃」,還是媒體覺得他們是在「逃」?現在就慌忙對他們提供「人道處理」是否為時過早,我倒覺得蔡英文有幫助大陸給這些人定性的嫌疑。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出席美國三藩市五洲洪門致公總堂170周年紀念慶典

國際新聞社:在這次事情指出,示威者是以修例的名义行港獨之衬实,請問您的看法是什麼?

陳柏光總會長: 第一、特區政府作出暫緩修訂條例的決議後,港島情況沒有好轉反而進一步惡化,可以看出來,有人根本沒有談判誠意,至少我們解讀為此舉完全沒有談判誠意,談判應該像走路一樣,一左一右,應該你讓一步我讓一步才是合理的;第二,旗幟代表立場,我們並不認為港英旗幟在示威人群手裏出現是談判的手段,在人類社會解決所有的爭端都應該有其底線,超越底線的手段就是目的。

國際新聞社: 總會長,請問貴會對於條例的修訂持何種態度?

陳柏光總會長: 我們可以坦然的說,現在提出的送中條例並不完美,但我好像也沒聽過哪一個條例自一提出來就是完美的,比如港獨份子崇尚的美國民主政治,到目前為止憲法修正案,提案修正通過的就有二十餘條,提出及正在審議的不計其數,你並不能因為一個條例的不完美就採取極端的行為去撕裂社會,這種行為的邏輯基礎本身就背離了民主法治的精神。目的是相同的,但達到目的的途徑卻並不止一條,這也就是我們中國成語殊途同歸的意思。民主法治的社會,是當今人類社會每一個國家的追求,但如何達到,卻不只有美國那一條路。打個比方吧,美國在建國時就開始建設其民主制度,那時候國民少,連一個需要政府負擔的老人都沒有,這好比一個45公斤的瘦子可以從一個狹小的洞穴鉆過去,而中國卻傳承了幾千年,你現在要逼著這個100公斤的壯漢也鉆過去,不是天方夜譚嗎?壯漢想繞路,你就說他另有目的,壯漢要移山,你就說他故意拖延,壯漢要減肥,你卻指責他不肯割肉,在我看來,他們是想讓這個壯漢卡死在山洞裏才能滿意,所以,我可以肯定的說,無論通過哪條途徑最終達成民主法治社會的建設,暴力絕對是死路。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每年春秋兩祭 率領幹部至國家忠烈祠祭革命烈士及陣亡國軍將士

國際新聞社:總會長,對示威者的五項訴求「撤回條例、特首林鄭月娥下臺、對警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人士、實行雙普選」,您認為是否合理?

陳柏光總會長: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問題要一層一層的解決,通過不正當的手段提出或者達到的訴求,都不能稱之為正當。開發商欠包工頭的錢,包工頭可以去搶或者偷回來嗎?或者妳聽說有人對你不滿想打你,就先去把人家打一頓?撤回暴亂定性,首先要停止暴亂行為,不停止,如何撤回?要求特首下臺,也要首先承認她在臺上的權威性,妳心中都沒有這個臺,她下到哪里去?不讓條例進立法會表決,這個訴求本身符不符合民主精神?我覺得他們應該仔細商榷一下,如果他們願意我可以給他們找出來美國國會曾經表決過的議案,千奇百怪的議案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他們提不出的。至於對警方開展調查一事,我認為,在香港有常設機構,從來也沒有放鬆過對警方的監督與調查,臨時成立的各類專門事件調查委員會在香港法制史上也不乏先例,這條他們提不提的也無關緊要。至於被捕人士能不能釋放,妳們不該來問我,我無法判斷,或者有人覺得他可以超越法律去做判斷。最後雙普選的問題,涉及到的是民主與法制的進程,關聯到了中國的實際情況、推行的時間和方式,關於你這個問題,我應該寫一本書來解答妳,只言詞組的解答是不負責任的,這裏我聲明一下,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只代表個人意見,不代表洪門的觀點。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國際新聞社:部份香港示威者認為:他們衝擊立法會和中聯辦,是因政府沒有對五項訴求給出讓他們可接受的回應,您的認為是?

陳柏光總會長:無稽之談!他們的意思是說找父母要錢,父母暫時沒有理會或者拒絕,就應該打父母或者在家裏撒潑,把家裏砸爛?你對政府不滿,可以通過你的努力推選支持代表你觀點的議員甚至特首,從亞瑟王的圓桌武士到1688年的光榮革命,英國走了多少年?他們這樣的行為,在我看來無非是刻舟求劍的翻版,刻暴力專制之舟求自由民主之劍,求得到嗎?至於刻舟的刀是誰遞的,誰心裏清楚,刻舟之人心懷叵測、居心險惡,而求劍的大眾被蒙蔽、欺騙,遞刀的人在一旁偷偷的笑,這樣下去,妳就算把舟鑿穿,讓香港民生福祉這艘船被他們鑿穿鑿沈,也求不到自由民主的這把劍。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每年赴國父紀念館向中山先生獻花

國際新聞社:有香港示威者認為:香港警方的暴力使用過度,元朗的白衫人士對市民進行無差別攻擊,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陳柏光總會長:我們對暴力始終是持反對態度的,暴力只能使用在侵犯我民族的敵人身上,不應該出現在民族內的民眾身上,無論是示威群眾對員警還是白衣人對示威群眾的暴力,我們都嚴厲譴責,這也是我們發文的目的所在,至於員警是否過分對民眾使用暴力,作為我個人無法評估,我們所看到的所有資訊都是片面和表像的,我相信妳們媒體的宗旨也只敢說盡量全面真實的報導事件,誰能保證你們的報導是不是事件最真實和最深層次的真相和原因呢?否則要法官和法庭幹什麽?如果有哪個媒體能告訴我保證他們提供的資訊是絕對真實和全面的,我倒是可以根據他的絕對,對警方是否過分使用暴力進行判斷。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接任臺灣政黨大聯盟(百黨聯盟)總主席

國際新聞社:總會長,您一直是反對暴力行為的,近期也出現一些新界年輕人的聲音——讓白衣人自首投案,白衣人是作為「暴力犯罪者」自首投案,而不是作為「黑社會」自首,您如何看這種聲音?

陳柏光總會長:我們再重申一遍,我們對一切暴力都是反對的,如果在此次香港的整個亂局中,任何人對任何人使用了暴力都應該去投案自首,而不是僅僅限於白衣人,白衣人到底什麽身份?我們也在通過多方證實,現在不好下結論。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主持中華民族致公黨慶活動

國際新聞社:請問貴會接下來就對此事還會有什麼新的舉措?

陳柏光總會長: 我再重申一遍,該文不僅代表本會觀點,更代表著世界範圍內洪門各個組織的觀點,發文的目的是,告知社會大眾洪門並不代表黑社會,也提醒港島內洪門社團不要以黑社會自居,更不能違背洪門一直以來秉持的民族大義,至於下一步洪門會有何動作,現在還不便告知。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陳柏光總會長談港獨事件
陳柏光總會長主持中華民族致公黨慶活動现场

國際新聞社:非常感谢陳柏光總會長接受我們的采訪。在《促香港穩定和諧 保境安民聲明書》中有壹句“若皆以暴亂之行,各盡其表,國將不國,族將不族”!是的,沒有國何來家,沒有愛國又何來愛家?千百年來,中華民族之所以能在波詭雲譎的時代浪潮中揚帆前進,經歷歷史滄桑巨變而立於世界民族之林,古有可歌可泣的愛國英豪,今有象陳柏光總會長這樣的愛國人士,這種堅如磐石的愛國主義情感和信念作為民族思想支柱,激勵著壹代又壹代中華兒女為祖國發展繁榮而不懈奮鬥!讓我們從身邊的小事做起,自信自強,無私無畏,為我們的祖國更加繁榮昌盛,壹起加油!

註:以上圖文內容經被訪者授權發布。

附:轟動兩岸三地的《促香港穩定和諧 保境安民聲明書》原文內容:

洪門昆仲共鑒:

港島亂禍,歷時數十日仍未平復,且呈愈演愈烈之勢,因港島乃我近代洪門發祥之地,遺存、傳承及新設山、堂組織之多、雲集昆仲之衆均爲世界各地之最。故此,以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之名值此亂局告諭天下洪門昆仲知。

港島素來偏隅中華南海,因滿清孱弱租於大英帝國,以用船塢之途,歷經百餘年,傾我中華兒女之血淚,方有今日之香港。晚清時際,我洪門先烈以港島爲基地,瀝血數代,終於辛亥年,驅除韃虜複我中華,今日香港洪門之昆仲,皆乃當時之遺存,更應秉當時之遺志。若今日之港島有宵小以修例爲名,行港獨之實,更有甚者複舉港英之旗,此舉乃天下洪門昆仲所斷不能容。港英之旗乃應滿清之約而生,樹港英之旗實則複滿清之約,此舉若成,置我洪門先烈骨血於何地;此獨若立,置我華夏傳承於何地?若以修例之名獨港島,則此後我中華處處皆可獨;若以港英之旗複滿清之約,則昔日列強不平等之約時時皆可複,看似港人力爭自主,實則當年未如願諸列強吞噬我中華之心不死,殖民主義死灰復燃。值此危難之時,何以不舉洪門之力,永滅此輩叵測之心!故告諭港島內三合會、紅花會、同盟會、哥佬會、洪門會、和勝和等社團嚴格禦下,不得組織參與任何惑亂港島的集會或其他行動,若有參與者,爲天下洪門昆仲所不齒、爲天下華夏兒女所不齒;若有參與其間,甚至戕害同胞,則爲天下洪門昆仲共誅之。更應各盡所能,以各社團之力,力促港島穩定和諧,引導大衆以和平方式各請其願,更呼籲港島外秉洪門致公之名,各黨、團、山、堂組織,以我洪門先烈遺志爲念,支援港島,保境安民!

江湖事小、民族義大,摒除恩怨、共篤信念,方不辱沒各昆仲洪門之名。江湖路遠義字先,唯秉此志克難堅,他朝相逢黃泉路,予君血骨換酒錢。

中華兒女數以十幾億計、華夏骨血數以幾十億計,因地制宜,各有訴求,焉能一語而同之?若皆以暴亂之行,各盡其表,國將不國,族將不族!在此,洪門亦懇請香港民衆,拳拳愛國、愛港之心,莫爲叵測之輩所趁,以和平之舉求和平之境、以合法之行爲求法治之港!

此致,天下洪門昆仲。

洪門·中華民族致公文化總會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中国形象大使全球选拔赛服务热线:400-168-6318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中国形象大使全球选拔赛 . All Rights Reserved